目前分類:生活中的聲音 (1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合照修.jpg

參加TED年會已經成了一種習慣。
2011年沾老師的光,跟著來到TED,就喜歡上了這裡。
我本來就很喜歡接觸不瞭解的事物,這也是我喜歡做現在這個工作的原因,我的學生來自各種不同行業,雖然聲音困擾大致都差不多,但套上不同職業,可就不太一樣了。理解聲音在他們行業裡擔任的角色,瞭解他們會需要學習的方向,既能滿足我一窺不同業別的好奇,又能協助他們在自己的專業上表現更好,這是我很喜歡現在工作的其中一個原因。
大型演講總是聲音樣本擷取場所,尤其TED許多講者都是素人,偶爾還有外國講者,在這種好幾百人場合裡,特別能比較出聲音差異,分析聲音狀態,做為課堂上協助學員調整的參考。
而且在TED年會裡,聽著各行各業的人們,講述著他們正在為這塊土地做些什麼事,也像是有人幫你加油打氣一般,又得到一些前進的動力,有時還能從講演內容裡,得到一些方向修正的靈感。
「總要有人出來做些什麼」,從這些講者身上,我總能感覺到這種力量,不論是否認同台上講者的觀點,重點是「必須要做點什麼」的那份心意。
光想是不會改變的,做了才會有,專注做一件事就是專業。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恐怖谷

久違的劇場,竟是來看機器人演出。疫情期間,派機器人「出使」國外,也頗應景。
現在的機器人技術真的很好,矽膠皮膚,細緻的動作,在舞台燈光輔助及距離下,真有種機器還是人的迷惑。只有在同步演員呼吸時,才會發現聲音跟坐在那的「人」身體狀態不太一致,尤其下半身,幸好還有辨認之法。若哪天機器人動作細緻到連呼吸及身體狀態都跟人類一樣,那就真像康維十七世,真假難辨了。
今天的表演採同步口譯,可能導演希望大家專注在機器人的動作、表情上吧!而且譯者不知為何是女生,語氣如同機器人般沒有情緒,反而是台上的機器人比較有人味,這種對比衝突一開始有些不適應。聽覺上的衝突,加上盯著機器人看一小時,走出劇院遇到迎面跑步而來的阿伯,深輪廓無表情的臉,猛一看還以為是剛才的機器人,也許這正是導演企圖創造出的錯覺也說不定。
機器人越來越像人,而人,似乎越來越像機器,對照於這幾年教學,特別有感。

演出完開放拍照跟近距離參觀真讚~發現外國機器人也需要乖乖。(剛剛看了琬瑩老師的發文才知道,原來是下午的超有感地震讓機器人右手不舉,才需要乖乖護佑。)

想瞭解更多聲音課開課訊息請至【衍聲說藝坊】官網http://naturalvoices.tw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新車里程來到九千,換機油時,老闆說要注意後輪,已經有些磨平了,直接請老闆換個新的。輪胎這種關乎生命的錢,可省不得。
很喜歡看老闆幫我修車或換輪胎,老闆專注仔細地拆開每個螺絲,一點都不馬虎的進行每項步驟,那種流暢感,就像一幅很美的畫面。
我很喜歡看人修理東西,也喜歡看廚師做菜,以前就常進廚房看我媽做菜,喜歡吃鐵板燒,也是因為可以近距離看廚師料理食物,看著他們專注對待修理的物品或手上的食材,就會覺得等下的菜一定很好吃,或是修理出來的東西又會像新的一樣好用。
換完輪胎,老闆還特別叮嚀下次一萬公里要大維修,記得至少要留一個半小時的時間。騎上車,果然車子沒了那偶爾會有的小撇動,油門也像新車般順暢,所以為什麼這二十年來,即使搬離士林,也總不嫌遠的回去維修保養,我喜歡老闆專注用心對待我的車的模樣,很讓人安心。上一台車騎二十四年就是這樣保養出來的。
每次看著他們專注的模樣,我總會提醒自己,我也得這麼認真仔細地對待每位學員的聲音才行。
不論是什麼工作,只要專注仔細,都是藝術,一種美。

想瞭解更多聲音課開課訊息請至【衍聲說藝坊】官網http://naturalvoices.tw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我很喜歡做菜,外面餐廳菜色都一樣,很容易吃膩,自己做菜,同樣的食材可以用不同方式料理,也可以變換組合,還可以搭配心情料理。
但做菜最麻煩的就是備料,沒有一雙巧手的我,遇到需要切絲切末就很考驗耐性,尤其挑菜,更是考驗人性的時刻。
就在挑菜又挑到很厭世的時候,突然覺得,既然我能為了讓聲音變好聽,而耐著性子練聲音,那為了吃一盤口感很好的青菜,為什麼就不能耐著性子好好把菜處理好。這麼一轉念,挑菜突然不這麼討人厭了,放了音樂,開始認真處理手上的青菜。
台下十年功,台上一分鐘;挑菜十分鐘,炒菜一分鐘。
好料理跟好聲音一樣,需要耐心、細緻的前製處理。

想瞭解更多聲音課開課訊息請至【衍聲說藝坊】官網http://naturalvoices.tw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每次接受客台節目訪問都會很緊張,許久未講的客語,在聊到專業用語時,總會卡住,想轉成國語都需要花上一點時間。
高中以前,在學校都還會跟同學用客語聊天,剛上大學,發現有兩位同學是客家人,還蠻開心的,可是一位不太會說客語,另一位說的是海陸,結果有些名詞因為互相聽不太懂,還得用國語翻譯,索性就直接改說國語了。
加上因為念園藝系,常到果園實習,果園園主都用閩南語解說,我完全聽不懂!都得靠同學幫我翻譯,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學了閩語,大概能聽懂七成左右,也能說一些簡單的句子跟單字。
因為客語少用,閩語又不熟,有時說客語會不小心講成閩語,要講閩語的時候,滿腦子都是從小到大習慣的客語,反而有些搞混了。
不過,日常簡單對話,脫口而出的還是熟悉的客語,畢竟小時候可是跟著阿婆說客語長大的。
 
想瞭解更多聲音課開課訊息請至【衍聲說藝坊】官網http://naturalvoices.tw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今天去森林公園散步,走到一處樹蔭交錯很美的地方,拿起手機拍了下來,看著照片,覺得沒這麼美了。
拿起手機,認真比對一下,原來是景深沒了。
我覺得這片景很美,是因為樹的位置正好呈現一種很特別的交疊空間感,加上陽光,讓這一角成為很不可思議的美景。

難怪有人說,用眼睛看風景就好,相片照不出眼睛看到的美,突然能理解這句話了。
之前也常有照片沒有現場好看的感覺,但總以為是因為照片被侷限在一個框裡。
原來,是因為相機的快門、光圈比不上我們眼睛的精細。
想到這,閉上眼,聽著周圍的風聲、鳥鳴,試著也去辨別聲音的「景深」,我對於聲音方向性一直很弱,也許可以試著轉換眼睛所看到的感覺,強化這一塊也說不定。

繼續往上走,不多久,迎面走來一家三口,正好爸爸也是屬於高音男生,讀小學的男孩、爸爸、媽媽,三人的聲音正好走著同一音高,我彷彿聽見三種不同喇叭一起吹奏的聲音,我「看見」了他們聲音的不同,就像那片景深錯落的樹景。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最近右邊肩膀又開始不舒服,來找師父幫我把身體歸位。
將近一年沒來,師父還記得我是教聲音的,問我是不是還在教?我笑著說,是啊,應該就會一直做下去了吧!
他很好奇我在教什麼,還說,聲音不是每個人都有嗎?為什麼還需要特別學啊?
我笑著說,就像我不知道我身體為什麼會卡到,必須要來找你歸位,我的學生也是一樣,他們找不到自己聲音卡住的原因,我就是幫大家把聲音調整到需要的狀態,比如需要面試、需要大型演講、需要大聲說話。
師父笑著說,真是各行各業都有專精呢~

「整骨」結束,我吐一口長氣開心地說,太好了,聲音回來了!師父又好奇了,聲音也跟肌肉協調有關嗎?
我說,是啊,所以我現在的教學有帶入一些體適能概念,只要肌肉協調好,聲音就會好。

其實,我跟師父做的工作是一樣的啊~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前兩天無意間發現小哥費玉清年輕時候跟朋友的兒子好像,跟朋友說起這件事,他問我為何突然研究起費玉清的長相來。
我說沒有特別研究,只是剛好在看小哥的歌唱影片,我只是喜歡聽費玉清唱歌而已。
他說他沒有特別喜歡費玉清的歌,對他的歌聲沒有特別感動。
我說,我聽他的歌也沒有感動啊,我只是喜歡早期的費玉清唱歌時那種不可一世的自信,可是很有趣的是,不會讓我覺得他很驕傲或很討厭,年輕的他唱歌時會讓我覺得,他是一隻振翅的大鷹,是個王,我很喜歡那種感覺。

跟他說完的當下,我突然想起自己以前唱歌的感覺了。
自從那場車禍讓我的聲音不見以後,我一直很刻意在找回我的聲音,我試圖找回以前唱歌的情感。
但其實我以前根本就沒有放情感在唱歌啊!我的意思是,我沒有刻意放入情感去唱,我只是很直接的把我當下的感覺唱出來。

難怪我找不回我以前的歌聲。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霍尊變了。
他第一次唱歌的時候,我感動的都快掉淚了。
後來唱的卷珠簾或是任何歌,再也沒有給我這樣的感動。
剛好聽到他改編一首鄧麗君的歌,就找了鄧麗君唱的版本來比較...我想知道,為什麼霍尊不再是霍尊了,那曾打進我心裡的霍尊到哪去了?

比較之後,發現原來是他的聲音變重了。
輕巧消失了。
他那自在寫意的感覺不見了,只剩下被雕琢過的刻意與匠氣,還有華麗的唱腔與技巧。

華晨宇也一樣。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這陣子一直在思考小哥費玉清的唱歌方式。
因為之前總是在說「抬頭說話或唱歌的方式是不對的」,可是在小哥身上卻沒有這樣的問題,那到底是這個理論不對,還是他有什麼「神奇的方法」?

我自己做了一點實驗,就是把頭刻意的後仰,我發現其實聲音還是可以出的來,甚至能更好的推到正確位置,因為後頸肌肉放鬆,沒有過度拉扯。
所以抬頭就不會是主要問題了。
那為何小哥可以,我們一般人不行?我發現,主要差別就在脖子前方跟胸大肌。

分析小哥唱歌的狀態,雖然脖子都是抬著的,不過下巴是很放鬆的,臉頰的肌肉也都使用得很漂亮,所以他抬頭反而讓後頸肌肉跟肩膀不至於這麼緊繃或聳肩。
再來,有人可能會發現,他的脖子肌肉是在用力的。
不過,我們可以來仔細注意一下小哥的脖子肌肉,雖然是用力狀態,可是並沒有緊繃,而且他的力量都放在背肌,胸大肌跟胸口這裡是放鬆的(這是最近發現而且開始注重的部分,我發現這部分是大多人發聲不漂亮的主因)。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前陣子幫客戶配音,結果後製之後被客戶要求修改。
他說音樂聲太大。
我重新把音檔放出來聽,怎麼聽都覺得沒問題。
急忙把客戶的問題,跟後製老師討論。
他說客戶有可能是用筆電或手機聽音檔。
因為我們把音樂做在配音的後方,感覺像是背景音樂一樣,若用手機或筆電聽就會出問題。
我急忙用手機播放音檔來聽,果然音樂聲變大了!原本用喇叭聽的層次感完全消失,感覺非常的吵,很不舒服。

後來跟客戶證實,他的確是用筆電放出來聽,他聽從建議接上喇叭後,就沒有問題了。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除濕機突然只會空轉不會除濕,打電話到服務中心,維修人員來到。

維修人員靜靜地看著機器,聽我說明最近發生的狀況,喃喃說了聲,我知道了,便開始動手拆機器。
看著他小心翼翼把除濕機拆開,換上新的機板,除濕機開始動了。
只是機板壞了,不是壓縮機的問題。
很輕鬆的解決了我無法處理的狀況。

我很喜歡看著別人修東西。
每次看著師傅修我的車或是機器,我就會想著,小時候的自己。
我也很喜歡把收音機或是鬧鐘什麼的機器拆開。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聽覺  

今天閱讀BBC knowledge雜誌的時候,看到這段文字,突然很有感觸。
似乎跟我最近的發現不謀而合。
自己的理論能得到科學驗證,是件讓人開心的事。

這幾年聽力不停在提升,越聽越多,就越能感受到聽力的細緻和博大精深。
原來我以前錯過這麼多~這是我這陣子最大的感嘆。
但聽的越多,也更驚訝於周遭環境對於聲音敏感度的貧乏及不重視。
把聽力調整成「奈米級」,也讓我對聲音的挑剔度瘋狂提升,「好聽的」聲音越來越少。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那天跟一個新認識的朋友聊天,聽到我是做「聲音」這行業的,他問了我一個問題。

他說,他那天聽到一個街頭藝人唱歌,他覺得那人的聲音很像「直笛」,他突然有個想法,有可能把一個人的聲音從直笛變成鋼琴嗎?
很有趣,第一次有人這樣問我。

然後他問我,我覺得他的聲音是什麼樂器?
我想了一下說,我覺得你的聲音像「小提琴」。
他說,可是我不想當小提琴,如果我想當鋼琴呢?你有辦法把直笛或是小提琴變成鋼琴嗎?

我說,如果真的要,還是有可能,但是...小提琴其實也有便宜和貴的差別。
硬要把直笛或小提琴變成鋼琴,最多只能變成不怎麼樣的鋼琴;可是我可以把一百塊一支的直笛,變成百萬名笛。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參加朋友婚禮,主持人說:『讓我們邀請xxx貴賓為兩位新人扶正!』
扶正?為什麼要扶正?
喔~是『福證』。
想了一下,為什麼我會會錯意?
原來是因為主持人的重音放在『福』字,而且拖音,所以讓我誤會他是要把什麼東西『扶正』。
重音和延長強調真的不能亂用。

 

想瞭解更多聲音課開課訊息請至【衍聲說藝坊】官網http://naturalvoices.tw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過年期間對一個廣告印象深刻。


會注意到這個廣告,是因為學生跟我說,這是他錄的。
所以在電視播出之前,我其實有在網路上先聽過了。
學生會跟我說這是他錄的廣告,是因為錄音室竟然把他在家錄的DEMO就這樣直接拿來用了。

在網路上聽,我覺得還好,只告訴學生可以怎麼修正的方向,大致來說,沒什麼大問題,聽完其實我也沒把這件事放心上,畢竟都已經是播出成品,也就那樣了。

過年在家看電視,經過兩三次廣告時間後,我突然發現學生錄的這個廣告被放在電視上了,而我,竟然這麼多次後才發現。
這個廣告幾乎在每個廣告時間都會出現,廣告打很兇,但為什麼我都沒注意到?

文章標籤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