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版小蛙老師.jpg今天來了一位孩子,媽媽說出生時缺氧,傷到大腦白質,導致語言區及肌肉的外張、內張不協調。
雖然聽過這些名詞,但其實不太理解這些名詞意義,總之就是,除了協調性沒一般人好,其他都正常。
這種學員總會讓我有點緊張,不確定是不是能幫上什麼忙,尤其又是小孩,能不能聽懂我給的指令,也是個考驗。

一般帶孩子來找我改善發聲或咬字,我大多會先注意下巴是不是過度用力,但因為我不確定這孩子的肌肉控制狀態,因此決定這次從舌頭開始。
舌頭力量超強,沒有一般孩子舌根力量不夠的問題,我都可以看到他舌頭上的六塊肌了,但也因為這樣,舌頭前端非常緊繃。
所以問題在如何放鬆舌尖。
示範了舌尖放鬆的「胖胖舌頭」,確認他無法模仿,舌頭不行就換手掌,就像發聲課教學生練舌頭,先習慣掌心用力、手指不用力,果然舌尖就稍微能伸出而且放鬆了。
第一步成功,鬆了口氣,表示這孩子的肌肉是可以控制的,只是需要花比較多時間,只要能確定這點,後面就容易多了。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那天在教公司講師們,如何把工作拆解,變成確切可行的步驟。
突然發現,這不就是我們國、高中在學的數學證明題跟因式分解嗎?
教學就是把我們覺得理所當然的結果,因式分解成最「複雜」也最簡單能理解的狀態,讓沒學過的人知道初始原理,還有瞭解為什麼的過程。
這些過程與耐心,跟當年那個搔頭皺眉,努力一層層拆解數學證明題的我,其實沒什麼兩樣,唯一的差別只有,我喜歡拆解聲音,不喜歡拆解數學公式。
也許這是那年我能「證明」每個字音為什麼要這樣念,把每個注音符號跟聲符拆開,解釋給我外國學生聽的原因。

所有學問的基礎都是一樣的。
科學實驗也是得找到步驟、瞭解為什麼,才能設定變因,找出對的(適合的)方法。
原來數學也不是這麼沒用,其實數學就是生活方程式,我想我終於懂了。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今天去森林公園散步,走到一處樹蔭交錯很美的地方,拿起手機拍了下來,看著照片,覺得沒這麼美了。
拿起手機,認真比對一下,原來是景深沒了。
我覺得這片景很美,是因為樹的位置正好呈現一種很特別的交疊空間感,加上陽光,讓這一角成為很不可思議的美景。

難怪有人說,用眼睛看風景就好,相片照不出眼睛看到的美,突然能理解這句話了。
之前也常有照片沒有現場好看的感覺,但總以為是因為照片被侷限在一個框裡。
原來,是因為相機的快門、光圈比不上我們眼睛的精細。
想到這,閉上眼,聽著周圍的風聲、鳥鳴,試著也去辨別聲音的「景深」,我對於聲音方向性一直很弱,也許可以試著轉換眼睛所看到的感覺,強化這一塊也說不定。

繼續往上走,不多久,迎面走來一家三口,正好爸爸也是屬於高音男生,讀小學的男孩、爸爸、媽媽,三人的聲音正好走著同一音高,我彷彿聽見三種不同喇叭一起吹奏的聲音,我「看見」了他們聲音的不同,就像那片景深錯落的樹景。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SUMI.jpg

看到同學的回應,不禁想起自己也都是從一個個不同課程裡,找到新的靈感跟方向,就像會這樣在聲音課社團裡做直播,也是因為看了一位講師的上課模式引發的聯想。
一開始只是單純跟上過課的同學分享一下我對聲音的新發現,或是他們遇上了什麼問題,平時不好意思跟我聯絡,可以藉由留言或直播問我,而且實體的回娘家活動,每半年才舉行一次,不如就每個月在線上辦一次好了!
剛開始其實沒什麼人理我。
反正既然決定要做了,就對著鏡頭自顧自的說,幾次之後,開始有同學提出問題,一個問題一個問題這樣講下來,不知不覺也二十個月,快兩年了~
每個月為了回答大家的問題,都會認真回想自己一開始是怎麼練的,那些過程其實都記得,只是已經變成一種習慣,成為很理所當然的事,有些甚至已經是直覺反射,能這樣重新梳理開來看,感覺很好。
我本來就很喜歡回過頭看自己以前的東西,我常會把過去寫的日記、部落格文章再重看一次,瞭解我當時是怎麼想的,再跟現在的想法作比對,這樣當我學習新東西的時候,比較容易激盪出不一樣的想法,把別人的東西整合進我的世界裡。
很開心自己也能帶給同學新的思維方向,很多時候,我們總會困在自己看不見的盲點裡,換個面向,就能看見新的道路,這也是我喜歡學習很多新事物的原因。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G_7039.JPG  

常被人說語調很平?
說話聲調容易催人入夢?
聲音常讓人覺得沒有精神、提不起勁?
說話速度太快常讓人聽不清楚?

拒當簡報催眠大師!讓你蛻變為充滿魅力的演說達人!
讓聲音充滿律動節奏感,讓聆聽的人彷彿看到真實畫面。

聲音魔術師-邱筑君老師,帶領你了解聲音的運用,發現自己聲音的節奏,讓你說出聲音的生命力。

文章標籤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2021口語

這次營隊,有個孩子讓我印象深刻。
第一天開始要大家跟隔壁的人練習,有兩桌完全沒動靜,一男一女的座位安排,似乎讓青少年有些尷尬,於是我馬上讓他們換位子。
我跟前排男生說,坐到後面可以嗎?他只是看著我不說話,我有些詫異,但課程還是得進行,因此馬上問隔壁的女孩願不願意換到後面,把男生換來前面。
兩個女生很快就進入練習狀態,但前面這兩個男生,跟剛剛一樣。
換來前面的男生,很明顯就是被強迫來,很不願意上課的樣子,營隊第一天這種狀況很多,我也習慣了,不過剛剛那位男生,似乎不太一樣。
下課時,我走到他面前跟他聊天,我看見他的眼神像是受到驚嚇的小白兔,對於我的問題,完全無法回應。
看來他會是這次最大的挑戰了。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折彎湯匙

學習折彎湯匙,純粹只是好奇。
在催眠課把湯匙彎來彎去的當下,也說不上來是什麼原因,只覺得自己很輕鬆就做到了,剛折彎的瞬間,自己都嚇了一跳。
當我的團員、學生們要我教他們的時候,因為可以很專心觀察他們,突然發現,其實折彎湯匙跟學發聲很像,都是一種放鬆、專注力跟信念的結合。

發現這件事,是一位團員帶湯匙請我教他,那天正好是我們演出,大家都在。
當他在折的時候,第二位團員一直在那邊說怎麼可能,完全不相信,第三位團員則在旁邊好奇的看著。
第一位很認真的在折,我跟他說他太在意折彎這件事了,而且他買了一支五十元的湯匙來,用蠻力都不太折的動,所以他的手完全都沒有放鬆,怎麼也折不彎。
「雖然我學到的也是用蠻力折彎湯匙,但很有趣的是,當我覺得可以的時候,力氣會變得不需要這麼大,湯匙也會變得柔軟很多」,我邊回想那天折彎湯匙的感覺邊跟他們解釋著。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