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衍聲教室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斷芯的接頭

教室音響有些雜訊,檢查是不是接頭鬆脫,沒想到就發生芯斷在插孔裡的慘劇,當下一整個傻眼。

試著找工具掏掏挖挖一陣子,腦中想著該不會因為一個插孔,就得換掉整台機器吧?心中一邊做著最壞打算,一邊向設計師求救,教室設備出狀況,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問蓋曄。

果然蓋曄說,這小事,幾分鐘就能搞定。只見他用小電鑽鑽個小孔,再用牙籤沾點膠,就把斷掉的芯拉出,真的不到五分鐘就搞定。

有個這樣的專家在身邊,真的好有安全感~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錄音設備

麥克風、耳機全數到位,加上螢幕後面收著的電容式麥克風,排成一列還挺壯觀。

當初決定學配音,立志當配音員時,隨便買了支299麥克風,就這麼練習起來。先升級的是喇叭,因為幫忙看帶,發現沒有個好點的喇叭,一些雜聲或群戲很難聽清楚,買了一組三個的千元喇叭,對當時的我來說,算豪華了。

後來開始接案,理解到專業設備的重要,尤其要提升聽力,應該添購監聽喇叭才行,但礙於專業設備費用高昂,正猶豫間,張敬老師說要淘汰舊設備,可以便宜賣給我,除了監聽喇叭,還有一支電容式麥克風,我自己買了張錄音卡,後來又買了個監聽耳機,這就有了第一套專業級設備。

因為不確定房間是否適合電容式麥克風,張敬老師先借我帶回家試。因為住在靜巷,當時的套房四週放滿衣櫥、書櫃,房東還裝了很好的隔音窗,意外成了完美錄音室!那幾年的伙伴幾乎都有來過我那凌亂小房間錄音,還沒輪到的就躺床上等,也挺愜意。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竹板防潮箱

修復好撞壞的桌子,打開防潮箱門,一堆竹板滑落地面,儘管有箱子保護,但裡面果然已被震的東倒西歪。

幸好地震前一天,有先把到貨的竹板收進防潮箱,若還晾在外面,滑落下來的桌子,應該會撞傷不少。

因為竹板很容易潮濕發霉,當年計畫進貨前,先去挑了一個高100公分,寬深各60公分的大防潮箱,全黑的亮面造型,加上四格大空間,一層差不多可以放一百副三塊板,剛好大中小各一層,還有個七塊板位置,很完美。

畢竟放在收納盒裡,也是要買除濕劑,還得不時替換,還不如買個防潮箱,只要不斷電,不但可調濕度、恆濕,而且好看又環保。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商家評論

今天收到這則評論,有些驚喜也很感動~

只要有學生或朋友稱讚教室,我就會很開心,因為這間教室是我跟蓋曄兩個人,花了三個月時間討論,每個角落、每樣物品,都是因為需要而存在的。

只要幫忙搬過我們的桌子,總會說桌子很重,因為那是廚房流理桌。蓋曄很堅持桌子長度一定要一百八十公分,他覺得一個人就是要有九十公分空間才舒適。但一百八十公分的桌子真的很難買,於是就出現了流理桌,所以寬也比一般桌子多一倍,就是在聲音課搞了個製圖桌的概念。在說畫故事營,特別覺得好用,孩子們把紙張、用品鋪滿一桌都沒問題。

許多講者來我們教室使用麥克風,都覺得聲音變好聽了。其實也沒有用什麼特別好的音響,只是裝了六個喇叭,所以聲音比較平均散佈在教室空間,聽起來就會比較舒服。不過麥克風是裝給其他人用的,以我們教室大小,我不需要使用麥克風,所以有時還會忘記要給講者麥克風。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教室書櫃繪本

今天將玲瀞老師帶來的繪本放上書架,不知不覺繪本已經佔滿八格,玲瀞老師說他那邊還有不少,感覺下排很快就都是繪本了。

當初設計時,就跟蓋曄說希望可以有書櫃,原本是期待有整面牆,這是我從小的願望,可以有個跟漫畫店一樣整面牆的書櫃,礙於需要裝設鏡子、白板,最後只能在窗戶下方放兩排書櫃。

我將家裡一半的書幾乎都搬來了,那時大多是青少年文學。一來是我自己喜歡看,有在收集,二來故事劇樂部講的故事多改編自青少年文學,在演出的這幾年中,不知不覺又增加了許多這類書。

不管是成人還兒童班,我總會跟他們說,旁邊書櫃裡的書都可以拿來看,我覺得書就是要拿來看的,所以朋友跟我借書,有時忘了還,如果是我喜歡的書,我會再去買一本,與其讓書放在書架上擺著,不如有人願意翻閱。這也是我當初成立故事劇樂部的其中一個用意,我希望來聽故事的觀眾,會喜歡上我們說的故事,進而去找這本故事書來看,的確許多觀眾是如此,他們都會跟我分享看書跟聽故事之間的差別。像我們的課務行政,一開始也都只看影片,後來協助我將故事劇本打字,有天問我能不能把故事書帶回去看,後來喜歡上閱讀,這件事一直讓我很開心。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教室開幕

FB跳出五年前教室開幕回顧,不知不覺竟然就五年過去了。決定要自己開教室的第一件事,就是先詢問蓋曄能不能接教室設計師的工作,因為兩年前設計LOGO時,我就已經想好,如果以後要開教室,設計師一定要找蓋曄才行,他肯定能把我腦子裡想的變成現實可執行的事物。先敲定設計師時間,才敢找地點。

當初決定設計LOGO時,找了幾位設計師聊,總覺得對方不太理解我要做什麼,正傷腦筋時,團員說他同學有在做設計,雖然是工業風,但搞不好會跟我很合。就這麼跟蓋曄牽上了線,原本約好要聊一個半小時,沒想到兩人超契合,聊了兩個多小時。

交稿當天,出了八款草圖,我一眼就看中我們現在的這個,蓋曄也說他覺得我應該會選那個,他是以「黃鶯出谷的聲波」來設計的。我對這圖超滿意,只有一個要求,希望這圖能活起來,修改了兩次,終於成為現在這樣。

我們兩人花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在空蕩蕩的教室裡東站西量,討論著如何讓大教室能上課又能演出,讓小教室能上課又能錄音,辦公室除了辦公,還能當作複合式倉庫。基本上蓋曄提出的意見我都買單,只有一項,我們兩人出現了一點小爭執,就是桌子。蓋曄堅持桌子要一百八十公分長,我很疑惑為什麼需要這麼大,他非常堅持最舒適的個人空間就是九十公分寬,我被他說服了,因為學生的舒適度是我很在意的,而且還是堅固的流理桌,因為一般桌子買不到這種尺寸,整個就是當作製圖教室在設計桌子的概念。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衍聲教室

接到來電,想預約上課,照慣例詢問希望在什麼時間,沒想到對方說,現在可以嗎?看了一眼手錶,六點多,感覺還行。對方說會從大直過來,算算大概接近八點吧,反正今天也在教室處理下週營隊的事。

自從有了這間教室,朋友總會問我,到底為什麼要搞一間教室擺在那裡,租教室不是比較省錢嗎?因為方便。對學生對演員對我都方便。

因為我的演員很多都搭大眾交通工具,所以當初找點就直接鎖定捷運出口旁;考慮外縣市學生過來可能會迷路、換線也很不方便,因此選擇離火車站近的站。不考慮北車,是因為抗議盛行那年,教課還得拿身份證才獲准進入總統府附近,所以絕對不選會被圍場地點旁邊。

時間也變得很自由,大班課學生課後想問多少問題都沒問題,旁邊不會有人等著關門下班;就算演員臨時有人加班晚到,不小心超過十點也不會有人來催促;一對一學生塞車晚到十幾分鐘也沒關係,反正我可以先處理其他事情。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