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版小蛙老師.jpg  新的班又開了,舊生混雜著新生。
如何讓舊生繼續覺得有趣,卻又要讓新生能跟上進度,很努力的想了好幾天。

照例,開始又是一團混亂。
花了快半個小時才跟他們建立起默契,知道什麼時候可以開玩笑,什麼時候該好好認真練習。
上課可以開心可以很歡樂,但是該學的該認真的還是要有所規範,這點我是不會讓步的。

做著一些基礎練習,我感受到他們內心的無聊。
是真的很無聊,基礎訓練本來就沒有好玩的。
但沒有打好基礎,後面再好玩的東西也好玩不起來。

大部分同學還是很認真的跟著做,雖說我看得出來有一半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做,儘管我已經告訴他們為什麼。
有時候教學是一種蠻挫折的行業,你從學生的眼神中,永遠不知道他們瞭解了多少,尤其當他們不斷惦記著要下課的時候。

好不容易上完兩小時課,有個學生突然來問我:老師你這次還會教我們哭和笑嗎?
我回答可能不會,因為時間的關係,而且要顧慮到舊生,我必須稍微減少一些基礎課程,沒辦法像上次教這麼多。
他一臉可惜的模樣,跟我說他回家練習哭,但每次都會流出眼淚,被他媽誤會他沒怎樣為何在哭,他覺得這個練習很難,怎麼可以哭的很真卻不會流眼淚。

聽到他說在練習的時候,一股莫名的感動湧上心頭,有人很認真在聽我上課,而且還會回家做練習耶~
盡可能說明該怎麼進一步做練習的訣竅,對大人來說也許很容易明白,我不知道對一個十歲的孩子來說,這樣的敘述方式會不會太難。

三十個學生裡,至少有一個把我說的話聽進去了。
這樣竟就能讓我如此感動。
我是不是太多愁善感了點?

 

想瞭解更多聲音課開課訊息請至【衍聲說藝坊】官網http://naturalvoices.tw

    全站熱搜

    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