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版小蛙老師.jpg每次上完線上發聲課就有種用盡洪荒之力感,尤其進入第三週,開始講解比較精細的肌肉運用,真是恨不得穿過螢幕直接幫學生調整。無奈只能腦袋快速運轉,當下思考怎麼轉換成簡單方式,讓學員在螢幕那側,依舊能理解所有動作並至少有七、八成正確率,超刺激的。
這種時候就會很感謝六年前美娜邀請我出書(終於為拖稿找到一個完美藉口),為了把抽象聲音概念寫成能有效改善的實作練習,以前就是靠直覺幫學生調整的我,在頭兩年每天腦子裡想的都是「要怎麼讓從來沒接觸過的人看文字就知道我在講什麼」,每次上課,就會想著如何短時間讓學生理解每個動作,該怎麼解釋的更清楚,或是用他們更容易懂的方式說明,就這樣卡關了四年,兩年前我告訴他們「我可以寫了」,一寫又是兩年。美娜說我破了他們出版社紀錄,榮登拖稿最久的作者,學員遇到我或回來參加活動,問我的第一句話也都是「老師,你的書到底寫完了沒?」
一本書寫六年到底還是有收穫的(終於為拖稿找了個好理由),從簡單到複雜,從概要到細節,開始能自由轉換運用了。雖然對主編美娜跟編輯旻嬑很不好意思,但對我來說,是進化。

    全站熱搜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