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版小蛙老師.jpg每回上客語節目都很緊張,一般對話還行,雖不流利,至少還說的出口,但講到聲音教學,就是一個卡頓,聽著主持人說話的時候,腦子裡雖能瞬間閃出答案,可都得先花時間思考怎麼用客家話說出口,說完還得仰賴紹彬哥幫我即席翻譯。用客語解說發聲原理,真是大挑戰,錄完都有種虛脫感,腦力用盡。好在紹彬哥也是講四縣腔,至少聽沒什麼問題,若主持人說其他客語腔調,我還得努力聽懂內容,腦中客語系統就會整個當機,來不及轉成客語,只能用國語說了。

小時候因為外婆只會聽客語,因此總能轉頭就切換國客語,外婆過世以後,就很少講了,不過因為國高中都在苗栗,班上同學也會用客語聊天,所以客語還行。上大學後,班上只有幾位客家人,而且只有我跟另一位同學還會說,原本我們倆人說好,聊天要盡量說客語,結果因為他是桃園海陸腔,每次用客語聊天,還要用國語確認對方說的內容,我們很快就放棄了,這樣聊天也太累人。

加上大學實習課的果園、農園主人,全都說閩南語,這下終於理解高中那位閩南同學的痛苦,每回有來賓用客語演說,都是我翻譯給他聽的。但上課也不好意思一直要同學翻譯給我聽,幫我翻譯就會漏聽內容,剛好社團朋友常用閩南語聊天,聽不懂時我就會直接問,大二時基本對話大概聽得懂,到大四還能講一些簡單詞彙或句子。因為客語開始生疏,閩語也破破歪歪,有時講客語會變成閩語,要講閩語卻脫口而出客語,真可說是一片混亂。

後來進了客語配音圈,稍微把客語拾回一些,雖然總被說發音不標準,但至少恢復不少會話能力。不過因為工作還是以國語為主,客語依舊被我冷落一旁。加上練相聲的緣故,總被認為是外省人,甚至是大陸人,這幾年有努力讓自己的咬字更臺灣一些,才沒了被誤認為大陸人的困擾。

儘管現在客語已經跟英文一樣退化,感謝紹彬哥還是總會記得我,邀請我上節目。

想瞭解更多聲音課開課訊息請至【衍聲說藝坊】官網http://naturalvoices.tw

    全站熱搜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