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唱營三劍客

十歲,兒童身體開始迅速發展成長,道德意識逐漸成熟。而我眼中的故事劇樂部,真的已經是獨立成熟的大人了呢。想當年(到底哪一年真已不可考),退隱江湖的我,每每收到「通知」,當然就義不容辭。小蛙,總有一種令人無法拒絕的氣場,拒絕了還會責怪自己的那種。常常還沒回神,人就已經在現場了…在陸續參加了幾場演出活動後的某一天,發現小蛙多了一個身份-團長,感覺我當時應該是覺得理所當然,因為他總讓我看不到車尾燈,一切都非常合理。沒想到一轉眼就過了十個年頭,明明北市圖總館的五週年旗海回顧展才剛過啊,講這個肯定會被碎念太少出現。是的,細數這幾年,身為專業的工作人員,自發將自己定位為戶外(特別)場限定?!力求每場戶外(特別)演出都能到場,忍痛捨棄每月的主題故事演出(被揍)。過程中,團服從合身穿到變緊身衣,從自以為輕熟女變成菜鳥媽,從純湊熱鬧到現在像度假放風。說到戶外(特別)場,自由靈魂特別多,難忘啟明分館莫名在入場斜坡打滾的小孩,以及整場閉目養神的男士,以為是被迫來參加,沒想到嘴角抖動露餡,大概是有認真聽團長的話,深知閉眼享受故事才是王道。無論如何,可以聽一場品質保證的故事(有時甚至還會加碼),還可以第一時間看到觀眾入戲表情的反饋,這不就是當時加入劇團工作的初心嗎,很開心可以成為故事劇樂部的一員,最愛聽大家聚一起練肖話,沒有被除名真的是太感動了。在此,祝故事劇樂部十歲生日快樂,團長大人身體健康活蹦亂跳,團員們都能元氣滿滿。

------------

俞君說很慶幸自己沒有被除名,應該說是我硬扯著他不讓他跑。因為他是這麼多年來,唯一一個讓我覺得可以放心把背後整個交給他的人。因此那年接下兩廳院說唱營助教工作,負責成果展演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找俞君來幫手。

但兩廳院陣仗實在太大,一梯三十四個孩子,將近二十個演出,全程都由孩子自己主持、表演,我只負責開場結尾,中間還要換裝!是的,他們要套上唐裝背心,因為衣服沒這麼多,彩排時,就必須要確認誰演完要把衣服交給誰,什麼時候要上樓換裝,什麼時候要準備上場。加上我又很介意每個孩子穿什麼顏色比較好看,相聲是兩人一組,還得兩人穿起來都好看才行!所以彩排前一天,通常還會有個忙亂度爆表的試裝。因此節目排序除了要編排演出內容,還得加上換裝問題,幸好當年有認真偷學琬瑩老師怎麼搞定一齣戲。

這麼複雜的狀況,背後只有一人肯定是不夠的,於是又找了妤真來幫手。俞君是我能放心把背後交給他的人,妤真則像軍師,能幫我看見沒注意到的地方。有他們兩人,我就能專注協助孩子調整表演,那些兵慌馬亂,關於衣服有沒有穿好拉正,孩子是否出現在正確位子上的問題,就交給他們兩人擺平,演出時我只要負責站在台前跟家長聊天、微笑就好。

懷念當時的一級戰區緊張感,背後有人的感覺真的很好。

故事劇樂部 http://audioplay.tw
想瞭解更多聲音課開課訊息請至【衍聲說藝坊】官網http://naturalvoices.tw

    全站熱搜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