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版小蛙老師.jpg半年後的回診,醫生問這半年狀況如何,我說都很正常,醫生說聽我這樣講覺得很高興,表示他開的很好。我說真的很好,我朋友還稱讚疤痕很漂亮,而且都不怎麼痛,醫生很開心。這可不是恭維,聽了其他朋友開同樣刀的狀況,我真心感激我的醫生技術之高明。回顧半年前開刀照片的時候,醫生說,天啊,我技術真的很好,我們兩人都笑了,因為那天從開刀房出來,我妹說醫生像是開了一檯大刀,以我這小手術來說,搞了三個多小時的確是困難重重。
一切又恢復正常,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只有開刀時的疤痕,提醒我曾從肚子裡被醫生移除過一些不好的肉瘤。因為動刀處在下腹,開刀前特地問了醫生,這樣會影響我的工作嗎?醫生說他對發聲這塊不是很了解,所以也沒辦法給我很明確的答案。
但一直拖也不是辦法,還是決定趁疫情工作量減少,早點處理好。於是安排本就是淡季的年後動刀,至少有一個月時間課量較少。這可是十歲開盲腸後,再次把肚子打開,有些緊張,畢竟當年經驗不是太愉快。
剛出院的時候,醫生千叮萬囑每天要走路至少一個小時。
那時的肚子像是有人拿鉛筆不時在戳著,差別只在於戳比較大力還是輕輕戳而已。我在公園繞圈圈湊時數的時候,發現因為肚子不舒服,導致走路時會不自覺彎腰,避免肚子出力。意識到這件事後,強迫自己把力量放回正確位置,雖然被鉛筆戳的次數跟力道變多了,只好用寶可夢分散一下被鉛筆戳的注意力。
因為注意到這點,除了高音會痛到想尖叫,暫時無法示範外,其他都沒什麼影響,只是比較耗體力,容易喘而已。也趁機藉由刺痛感,強化記憶肌肉狀態,對於觀察學生核心部位力量與聲音的關連,也有了進步,也是一大收獲。
 

想瞭解更多聲音課開課訊息請至【衍聲說藝坊】官網http://naturalvoices.tw

 

    全站熱搜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