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版小蛙老師.jpg前兩天無意間發現小哥費玉清年輕時候跟朋友的兒子好像,跟朋友說起這件事,他問我為何突然研究起費玉清的長相來。
我說沒有特別研究,只是剛好在看小哥的歌唱影片,我只是喜歡聽費玉清唱歌而已。
他說他沒有特別喜歡費玉清的歌,對他的歌聲沒有特別感動。
我說,我聽他的歌也沒有感動啊,我只是喜歡早期的費玉清唱歌時那種不可一世的自信,可是很有趣的是,不會讓我覺得他很驕傲或很討厭,年輕的他唱歌時會讓我覺得,他是一隻振翅的大鷹,是個王,我很喜歡那種感覺。

跟他說完的當下,我突然想起自己以前唱歌的感覺了。
自從那場車禍讓我的聲音不見以後,我一直很刻意在找回我的聲音,我試圖找回以前唱歌的情感。
但其實我以前根本就沒有放情感在唱歌啊!我的意思是,我沒有刻意放入情感去唱,我只是很直接的把我當下的感覺唱出來。

難怪我找不回我以前的歌聲。
因為我試圖用情感去塑造我自以為的「以前的歌聲」。
莫名的想通了一些事...唱歌不需要特別用情感,用心去唱就好了。
想到這點,忍不住笑了。
上課的時候總是跟學生說,要讓說話的聲音跟著自己的心走,不要刻意去塑造情感與技巧,但我自己似乎也無法避免這樣的毛病。

想瞭解更多聲音課開課訊息請至【衍聲說藝坊】官網http://naturalvoices.tw

全站熱搜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