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版小蛙老師.jpg  大段的獨白,通常很容易用單一的情緒帶過,這樣會導致情緒太平,讓整體情緒張力不夠。

事實上,很少有台詞是整段同樣情緒,就算都是開心,也有不同層次的開心。

 

以這次銀河鐵道之夜的故事來說,裡面的主角喬邦尼,在面對列車長查票時,有著以下的一段大獨白:

「我有買票嗎?好像沒有耶我沒有車票,怎麼辦?萬一要補票,我又沒有錢,完蛋了怎麼會這樣呢啊!會不會我有買票,可是我忘記了,口袋裡有沒有呢咦?上衣口袋好像有東西這張紙什麼時候放在口袋裡的?我怎麼都沒發現?這是車票嗎?這好像不是車票,別人的車票看起來好像沒有這麼大張

 

一開始的「我有買票嗎?好像沒有耶」是突然受到驚嚇下的慌亂;

「我沒有車票,怎麼辦?」,這邊進入更驚慌的情緒,伴隨著些許不知所措;

「萬一要補票,我又沒有錢,完蛋了」,從這邊開始加入一些絕望,讓聲音音階往下走,並往自己身體內收,製造出掉入絕望深淵的感覺;

「怎麼會這樣呢」,到這句情緒掉到最低。

 

接下來開始出現轉折,那個「啊!」要有如靈光乍現般的,將聲音往上跳躍拉起;

「會不會我有買票,可是我忘記了」,這邊開始出現一線生機,音階漸漸往上提升;

「口袋裡有沒有呢」,這時需把焦點拉到衣服口袋處,聲音開始出現指向性;

「咦?上衣口袋好像有東西」,這句聲音的位置要很明顯在胸口,所以最好的方式,就是用手摸向上衣口袋會在的地方,讓聲音的指向性完整呈現出來。

 

「這張紙什麼時候放在口袋裡的?我怎麼都沒發現?」,這句話搭配的是把車票拿出的動作,所以聲音開始出現移動性;

「這是車票嗎?」,懷疑的情緒,伴隨翻看的動作,檢查的感覺,聲音需要做出翻轉的層次感;

「這好像不是車票,別人的車票看起來好像沒有這麼大張」,四處張望他人車票,將頭轉向上下左右幾個不同的點,就能做出看向四周的聲音立體感。

 

短短的一段話,是需要分割成許多層次的,當聲音做到分段的細膩情緒,聽眾在聽覺上才會感覺飽滿豐富。

  

 

想瞭解更多聲音課開課訊息請至【衍聲說藝坊】官網http://naturalvoices.tw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