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版小蛙老師.jpg  七月演出,我又再次失聲。

而且這次比前次更糟,完完全全沒了聲音。

 

星期五中午發現聲音啞掉,腦中一片空白,只剩「晚上演出怎麼辦?」這句話不斷出現。

LINE發了個訊息,跟所有演員說「我又整個啞掉了

然後,繼續用逐漸消失的聲音把下午的課上完。

 

下課,聲音耗盡腦中立刻又浮現「晚上演出該怎麼辦?」的念頭。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當年我喜歡上快板,是因為我覺得這是一個帥氣的表演,可以單獨表演,又能迅速吸引眾人目光。

等到開始學了,才發現是件苦差事,尤其對協調性很不好的我來說,最初的學習階段,簡直就是個惡夢。

 

但學會了,就到了天堂。

因為板點其實翻來打去就那些,就算是變化式,也脫不出基本模式。

 

這幾年,開始教快板,從學生的身上,我彷彿看到過去的自己。

剛拿到板的無法掌控,甚至對無法協調的自己生氣

文章標籤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這些年帶了好些營隊,總會遇上許多孩子。

一班裡,總有害羞的小孩、勇於表現的小孩、認真的小孩、被強迫來參加的小孩各種不同個性的孩子。

只是比例上的不同而已。

今年,我卻帶到很特別的一班,他們很「平均」。

 

每個人都很勇於表現自己,每個人都很樂意接受挑戰,每個人都很樂意被「磨練」。

兩個星期來,一路看著他們的學習和成長,我每天都很感動。

他們也是會喊累,但沒有人因為不斷練習而不耐煩或鬧脾氣;

文章標籤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青鳥這個故事裡,有一段森林的戲,出現了五位樹精靈。

要怎麼讓觀眾在短時間裡,對這五棵樹產生深刻印象呢?

我對這幾個角色做了性格上的區分處理。

 

首先,設定一個領頭的樹,我賦予他的聲音是威嚴、穩重,因此我會讓他年紀稍長,說話的速度為中等,每個字是穩定有力量的。

 

有了黑臉,就可以反過來設定一個溫和的白臉。

我同樣設定他是一位長者,但說話較柔軟,扮演和事佬的角色,說話的速度同樣為中等,也是穩定,但與領頭的樹相比,字音穩定度沒有這麼高,並在尾音帶些拖音,便能帶出溫和的感覺。

文章標籤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很多人其實搞不太清楚我們故事劇樂部在做什麼。

只知道我們是說故事的。

 

的確,我們是說故事沒錯。

但我比較喜歡把自己定義為「聲音劇場」。

 

我想傳達的,是一個聽覺的世界。

不只是像小時候聽有聲故事帶那樣,只是聽一個故事。

文章標籤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大段的獨白,通常很容易用單一的情緒帶過,這樣會導致情緒太平,讓整體情緒張力不夠。

事實上,很少有台詞是整段同樣情緒,就算都是開心,也有不同層次的開心。

 

以這次銀河鐵道之夜的故事來說,裡面的主角喬邦尼,在面對列車長查票時,有著以下的一段大獨白:

「我有買票嗎?好像沒有耶我沒有車票,怎麼辦?萬一要補票,我又沒有錢,完蛋了怎麼會這樣呢啊!會不會我有買票,可是我忘記了,口袋裡有沒有呢咦?上衣口袋好像有東西這張紙什麼時候放在口袋裡的?我怎麼都沒發現?這是車票嗎?這好像不是車票,別人的車票看起來好像沒有這麼大張

 

一開始的「我有買票嗎?好像沒有耶」是突然受到驚嚇下的慌亂;

「我沒有車票,怎麼辦?」,這邊進入更驚慌的情緒,伴隨著些許不知所措;

文章標籤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很多人不知道怎麼使用麥克風。

有人拿著麥克風跟沒拿一樣,有人用了麥克風反而讓自己聲音受傷。

 

拿著麥克風卻跟沒拿一樣,是因為拿的距離不對。

一般麥克風,收音效果並不如專業麥克風那麼好,所以拿的距離過遠,麥克風就完全收不到聲音。

較適當的距離是五、六公分左右,但這也不是一定,因為要看現場麥克風音量設定,若現場設定音量沒有很大,這樣的距離便差不多;若現場音量設定較大,這樣的距離就太近了,必須再拉遠。

 

最好的方式,就是開口說話時,聽一下自己聲音從喇叭傳出來的感覺。

文章標籤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