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右晨  

今晚視障學生又問我有沒有空出來喝個下午茶。
每隔一段時間總會來這樣的一段對話。
每次跟他聊天,我都會忘了他是一個視障者,只有當他打一大串字,出現比較多錯字的時候,我才會想起這件事。
然後第一次上課的情景就會浮現...

當時他走到我面前跟我說:老師,我可以不要練習嗎?我討厭說話。
我說:不行,你得試著做做看。
沒想到那堂課之後,他像換了個人一樣,超愛說話!甚至還跑去當銀行電話行銷人員,還拿了個全球第一回來?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那天跟一個新認識的朋友聊天,聽到我是做「聲音」這行業的,他問了我一個問題。

他說,他那天聽到一個街頭藝人唱歌,他覺得那人的聲音很像「直笛」,他突然有個想法,有可能把一個人的聲音從直笛變成鋼琴嗎?
很有趣,第一次有人這樣問我。

然後他問我,我覺得他的聲音是什麼樂器?
我想了一下說,我覺得你的聲音像「小提琴」。
他說,可是我不想當小提琴,如果我想當鋼琴呢?你有辦法把直笛或是小提琴變成鋼琴嗎?

我說,如果真的要,還是有可能,但是...小提琴其實也有便宜和貴的差別。
硬要把直笛或小提琴變成鋼琴,最多只能變成不怎麼樣的鋼琴;可是我可以把一百塊一支的直笛,變成百萬名笛。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081說故事時間  

自【故事劇樂部】創團以來,我們就常被問幾個問題。
你們就坐在那邊說故事,觀眾不會覺得無聊嗎?
光用聽的不會分心嗎?
你們竟然看著劇本演出,這樣不會很奇怪嗎?

每每去看純人聲樂團演出,也是每個人一排站在台上,他們也沒有什麼動作,也有看著樂譜演唱的,觀眾仍然很專注聽他們唱歌。
為什麼唱歌可以只有純人聲,演出卻一定要有肢體動作,不能純人聲呢?

文章標籤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銀島裡,有一段主角吉姆被人用力抓住手腕,被強迫帶路去找老船長的片段。
這裡必須要表現出被緊箍著手臂,非常痛楚的說話聲。

當人在疼痛的時候,聲音都會是短促有力的,因為在重大壓迫下,身體會感受到壓力,說話是困難的,所以不會有放鬆時的拖音出現,聲音會像是被擠壓出來一樣。
因此要做出疼痛的聲音,要感覺把聲音壓進喉嚨裡,但又不能完全壓住,會傷害到聲帶。
所以我們會一開始先將字往喉頭方向壓入,然後再從喉頭推出,聽起來的聲音就會像是真的受到壓迫,感到疼痛所發出的聲音了。

想瞭解更多聲音課開課訊息請至【衍聲說藝坊】官網http://naturalvoices.tw

文章標籤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參加朋友婚禮,主持人說:『讓我們邀請xxx貴賓為兩位新人扶正!』
扶正?為什麼要扶正?
喔~是『福證』。
想了一下,為什麼我會會錯意?
原來是因為主持人的重音放在『福』字,而且拖音,所以讓我誤會他是要把什麼東西『扶正』。
重音和延長強調真的不能亂用。

 

想瞭解更多聲音課開課訊息請至【衍聲說藝坊】官網http://naturalvoices.tw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月牧羊豬故事裡,有一個比賽播報員的角色。
在比賽播報中,需要情緒激昂且清楚地讓觀眾聽見內容,又要帶起觀眾情緒。
如何能在情緒激昂或是節奏快速下,維持聲音的穩定,不會讓聽眾覺得有不連貫,或是上氣不接下氣的感覺呢?

許多人在激動或快節奏說話的時候,因為較用力說話,就會用力把聲音不停往外推出去,結果最後沒氣了,只好停下做大換氣,自然就沒辦法再接下去說話。
因此,肺活量再大、氣再長,卻怎麼也無法講超過十個字。

文章標籤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這位學生一開始是來找我快板的。
對於一開始不是來找我學聲音的學生,我還是都只是教他所想學的東西為主。
然後再慢慢「誘拐」他們回到正確使用聲音的狀態上。
尤其這學生的聲音本來就很好,他一直對自己聲音很有自信。
事實上他的發聲的確也不錯,但跟我以前的說話習慣很像,太過用力了,只需要微調一下,就能夠有很不錯的效果。


羅倢

其實我一開始
是先接觸了”林文彬”老師的竹板表演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