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版小蛙老師.jpg  雖說那是一篇文字修飾過的文章,但內容倒都是發自內心的,只是發表在正式期刊上的文章,本人都會習慣潤飾一下。
就像參加婚禮或宴會,總不能穿短褲T恤赴宴。

將近一年以來,幾乎每個星期都去幫忙錄音,加上帶回家錄製的,讓錄音時數不斷累積,當然也讓自己的聲音越來越好,越來越有自信。
尤其是自信。
我的聲音,要說特別的確很特別,但就因為太不普通了,所以很難受到青睞。
音質這種東西是天生的,再怎麼會變聲,我也不可能變出甜美的女主角聲音,更不可能幻化出有磁性的男主角聲音。
Demo一個丟過一個,但很少有下落的,這很讓人沮喪。
有時聽著大家錄的Demo,覺得自己錄的也不差啊...但就是不會入選,好幾次心生退卻之意,質疑自己的聲音是不是有問題。

一開始在協會,幫忙錄的是六法全書。
硬硬的法律條文,不需要特別有聲調起伏,所以是練發音咬字的大好機會。
幾千條法律一路念下來,比念繞口令還有用,台灣的法律比繞口令來的拗口許多,發音咬字有了快速進步。

發音差不多了,就開始來訓練自己的聲音流暢度。
儘管是法律條文,也要自己念的像五線譜上的音符一樣,聽起來很悅耳。
因為我一直有個很大的問題,發聲過於用力,聽起來聲音就會很沈,讓人聽的很累。
別人要練習大聲說話,把聲音放出來,但是我卻得練習把聲音收回去,學習輕柔說話。
要掌握自己聲音的強弱方向,比開車抓緊方向盤還要困難一百倍。
但再難的事練個幾百遍總會有進步。

而且去的次數多了,除了硬梆梆的法律,有時也會幫忙錄課程、試卷,甚至一些感性的文章。
一開始我對文章的掌握度比較低,但練習次數多了,開始能夠理解掌握不同的文章情緒,能夠配合文章的韻律來改變聲音的音調高低。
這是我覺得自己聲音最大的一個進步。

很喜歡到協會去錄音,因為那裡有人需要我的聲音,那裡讓我覺得我的聲音是有價值的,不只是待價而沽的商品。
我從小就覺得自己的聲音很特別,但進了配音圈,才發現原來特別不是一件好事,因為特別的聲音不好用,這著實讓我沮喪許久,甚至有時會埋怨自己的聲音為什麼這麼不普通。
能在配音界待多久我也不知道,也許一輩子都只能當個邊緣人。
但我很喜歡玩聲音的感覺,尤其是聽到有人能喜歡自己的聲音,那種感覺真是無法形容的開心,簡單來說就是「爽」。

喜歡玩聲音的暢快感。

 

想瞭解更多聲音課開課訊息請至【衍聲說藝坊】官網http://naturalvoices.tw

創作者介紹

邱小蛙聲音玩樂窩

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