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版小蛙老師.jpg  外國學生來台灣度假。

他跟我說他這次待在歐洲一年左右的時間,幾乎都沒有機會說中文,可是他的中文維持的很好。
表示中文已經成為他習慣的語言了。
不過有些字音很明顯又不標準了,所以他希望趁這次待在台灣的兩個月時間,能上幾堂課。

在上課前,我為他辦了一場講座,跟我台灣的學生們聊聊他學習中文發音的一些心得,以及他發現到的華人學歐洲語系在咬字發音上的一些狀況。
講座結束,許多同學給了不少回饋。
這天他因為身體狀況不佳,所以聲音十分小聲發散,幾乎每位同學都有提到有時聽不清楚的問題。
其中有位同學寫著「在模仿大陸北方口音的時候,聲音就明顯清楚很多」,這段回饋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問我要如何理解這段評論。
我跟他說因為他那天狀況不好,所以聲音很弱,但因為大陸北方人說話是屬於「用力向外推」的方式,所以當他模仿北方口音的時候,就恢復了正常說話力度。
這件事讓他開始意識到自己身體的力量,他的中文又往那年離開台灣的狀態接近了不少。
我也沒想到辦這場講座能對他的中文有這樣的幫助,真是讓我們兩個多了些驚喜。

昨天我們開始上課。
這麼多年沒有幫他矯正正音,我突然發現自己聽到跟觀察到的更多了。

當年他有一句話總是念不好...「顏色很淺」。
一直到要離開台灣的最後一堂課才終於正確發音,那時我還笑說,這句完成就可以畢業了。
這次回來,這句的音果然又跑了。
他總是會唸成「ㄧㄢˇ色很淺」,或是顏念對了,色的音就跑掉了。

我之前都會教學生要「唇角內斂」,但我一直是往「中文有很多一字音的方向」去教大家。
的確是這樣沒錯,但我今年發現,我以前的思考模式「不夠細節」。
也就是說,唇角收的重要性是在「唇角沒力就會造成臉頰肌肉過度用力」。
這也就是他ㄢ音念不好的一個很大的原因,尤其又是二聲需要比較提力氣的聲音。

我們昨天花了一點時間處理了這個狀況,果然他的ㄢ音就好很多了!
他說會再回去多練習,並開玩笑地說,你為什麼當年沒跟我說這件事。
我說,沒辦法,因為當年我也沒發現,我是今年才開始注意到學生有這樣的狀況的,所以我沒漲你的價啊~
我們兩人大笑。

一直覺得自己很幸運能夠認識這位學生。
透過他,我能更細緻地去理解到中文發音的美還有細節。
下回,又會出現什麼樣的新發現呢?好期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邱筑君 的頭像
邱筑君

邱小蛙聲音玩樂窩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