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版小蛙老師.jpg四年了。

還記得四月二十五日這天,聲音突然啞了,硬撐了兩天演出之後,二十七號晚上,聲音完全消失。
雖然很緊張,但跟自己說,這只是因為重感冒,加上連續演出,過幾天就會好了。
應該就跟高一那次一樣,三天就會好了。

 

這輩子,就啞這麼兩次。
高一那年,有一天聲音突然完全啞掉,整整三天,嚇壞我了。
不過三天後就像沒事一樣,聲音完全回來了。
我以為,這次也是這樣。
畢竟我有一副鐵嗓嘛~金剛不壞之聲,我一直這麼相信著。

結果,幾天後感冒好了,聲音沒有回來。
我著急了。
我確定喉嚨發炎絕對是好了!可是聲音回不來是怎麼回事?
一次次回診,醫生總說我是喉嚨發炎。
可是感冒已經好了啊!為什麼還在發炎?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五月又是大月,行事曆上滿滿的行程,只能拖著發不出的聲音勉強去上課。
每次上完課就像是打了一場仗一樣,筋疲力盡,超痛苦。

原本想至少撐過暑假魔鬼月,可是到八月中,聲音就完全不見了。
只好跟客戶道歉,取消了整整一週的營隊。
第一次。
整個人陷入恐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更可怕的是,我在教聲音耶!結果現在把自己聲音搞成這樣,還找不出原因!我教別人的東西真的是對的嗎?第一次對自己產生了懷疑,很擔心誤導了別人。

就在這樣的焦慮下,終於想到可以到大醫院檢查,之前都是去找所謂的「聲音名醫」。
懷著忐忑的心照了喉鏡,醫生跟我說:「你知道你有胃食道逆流嗎?」
胃食道逆流?我?
可是胃食道逆流不是都有什麼火燒心症狀之類的嗎?我完全沒有感覺啊!
不管有感無感,就是胃食道逆流沒錯,聲帶周圍的肌肉整個發炎到像是被火燒過一樣。
看到影像的瞬間,我第一個想法是「家暴」。

醫生幫我分析了狀況。
因為不是聲帶長繭,所以基本上不用開刀,要完全好就是要休息...休息半年。
休息半年?怎麼可能!我脫口而出。
醫生說,如果沒辦法休息,那只能靠自己了。
正常的作息,不能吃刺激性的食物,睡前三小時不能吃東西,睡前一小時連水都不要喝。
雖然條件有些嚴苛,但也只能答應。
醫生又問我,要不要試試看語言治療?
我其實也不確定語言治療能幫我什麼,但因為常常有學生問我,我的課跟語言治療有什麼不同,我一直也想瞭解到底語言治療在做些什麼,再加上我真的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反正所有可能把聲音救回來的方式都去試就對了!我馬上同意了這個提案。

我狠下心來砍了三分之二的課,賺的錢夠維持基本生活開銷就好,並且開始進行嚴格的飲食控管與運動計畫,也開始了每週兩次的語言治療。
語言治療師在第一次的「測驗」之後,跟我說我的聲帶比一般人還健康,聲帶沒有問題,只是因為肌肉發炎所以沒辦法正確用力而已。
我鬆了一口氣。
幸好至少沒有教壞別人。

持續了幾次治療後,語言治療師說我回復狀況不錯,說我果然是適合吃這行飯的人。(我跟他說我是配音員。)
我說,我不是適合吃這行飯,我只是比別人更努力而已。
語言治療師交代的功課我每天至少做一遍以上,更勤奮進健身房,拜託教練幫我特別強化核心肌群,醫生交代不能吃的東西碰都不碰。
如果晚上有課,一定在上課前先吃飯,萬一來不及吃,就不吃了。
記得有一次寒流來,我騎車去淡江大學教課,因為很遠,來不及吃晚餐,下課的時候已經快十點了,旁邊的雞排真是有夠香的!但也只能又餓又冷的騎一個小時的車回家。

那一年真的很難熬。
短短幾個月我瘦了至少四公斤。
沈重的壓力幾乎讓我崩潰了...我總覺得我的聲音不會好了。
陷入絕望與焦慮的狀態。

有一次,語言治療師問我都配什麼音?我說主要是小男孩,但也配小女孩。
他笑著說,我聲音這麼低,怎麼可能配小女孩。
為了證明我的確可以配小女孩,我拿了以前的音檔給他聽,他聽了以後表情凝重的說:「這是你以前的聲音?那你現在的聲音就算是發炎也不應該這個樣子,差太多了!」
於是我回家把前幾年的錄音檔拿出來比對。
語言治療師是對的。
胃食道逆流根本只是最後一根壓垮聲音的稻草而已!這幾年因為課越來越多,常常沒有休息,在沒有注意的情況下,聲音一點一點的變低了,我完全沒有發覺。
難怪當年去上唱歌課的時候,老師說我聲音不應該這麼低。
可我完全沒有感覺,還以為他對我的聲音不了解才會這麼說。
不了解我聲音的人,原來是我自己啊!
第一次知道什麼叫做「會游泳的人通常都是溺死的那一個」。
我就是那個溺死的人。

聲音一直沒有好轉的跡象,語言治療師開始勸我停掉故事劇樂部,因為演出需要大量變聲,對現在的聲音來說是一個很大的負擔。
可是我沒辦法。
他說:「不停掉演出也可以,那你得早點睡覺。」
我抗議著也有很多從事聲音工作的人晚睡,他淡淡地說:「他們不介意自己的聲音變低或變啞,可是你介意。」
我無話可說。
對,我超介意,我沒辦法忍受沒有高音,或是我的聲音沒有任何的亮度!這讓我很崩潰。

我試著改變作息時間。
我甚至上了心理學課程。
改變習慣,從調整想法做起。

大部分的辛苦都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最痛苦的,是不能唱歌這件事。
因為不能完全休息,醫生建議我至少在工作之餘要盡可能不說話,這對我來說超級惡夢。
從小我就很愛自言自語,跟自己聊天,而且我排遣壓力的方式就是唱歌!心情好唱首歌,心情不好更要唱歌發洩一下!只要唱唱歌,心情就會穩定下來。
抒壓管道被封鎖了。
我被關在無聲的監牢裡,而且是無期徒刑。

我瘋狂的想找回原本的聲音。
每天早上起床,一定先確認聲音還在不在。
那天早上起床發現沒聲音的惡夢,一直揮之不去,只要知道自己還發得出聲音,就會感到一點心安。
嚴格要求自己開口說話一定要在「正確的位置上」。
在跟語言治療師反覆確認「我應該要有的聲音位置後」,我努力讓自己「說出正確的聲音」。
可是一開始真的很挫折。
不是沒兩句就忘記,就是上課上不到五分鐘,就控制不住聲音,只好任由聲音爆走下去。
不知道練習能有什麼樣幫助,也不知道這樣一直進行「矯正復健」,聲音有沒有機會復原,就是咬著牙瘋狂去做。

練習有了一些成果,就這樣維持了兩年多,聲音沒有變好,也沒有再變壞。
可每月一次的演出結束,聲音幾乎就會爆炸,要是遇上生理期,那更是完蛋。
都做到這個地步了,難道就只能這樣了嗎?尤其我的課又越來越多了,聲帶似乎也開始受損,我又焦慮了。

正當又陷入絕望的時候,我換醫生了。
這些年幾個月就會回醫院報到,確認喉嚨狀態,那天準備掛號的時候,發現我的醫生不見了。
只好換了另一個醫生看診。
問了新的醫生,才知道原來那位出國進修。
新醫生說:「維持狀況不錯啊,繼續保持下去。」
可是我覺得不好,還是常常會啞掉,這讓我很焦慮,我據實以告。
他想了一下說:「如果不會造成生活上的困擾,其實這樣就很不錯了。」
這對我來說是很大的困擾,而且工作越來越多,我真的沒有信心能繼續保持下去,聲帶看起來似乎也沒有之前這麼漂亮,我擔心再下去連聲帶都要壞了。
醫生推薦了我一個療程,直接把類固醇打進聲帶,他說這方法幫很多聲帶出狀況的病人恢復聲音,他覺得以我這樣的程度,應該可以復原的不錯。
不過,要完全禁聲三天。

我考慮了兩星期。
因為我真的不確定能不能三天不說話,我隨時都有可能自言自語。
可我還是接受了。
只要有機會讓聲音恢復,什麼方法我都願意試。

我把自己關在家裡整整三天,哪裡也不敢去,擔心自己看到人就會忍不住說話。
最危險的時間就是從醫院走回家的路上。
我在家裡牆上貼滿「安靜」標語,就怕自己不小心開口。
連晚上睡覺都很怕自己講夢話。

第四天可以開口說話的時候,超緊張,很怕聽到自己的聲音還是不好。
結果那天,我的喉嚨痛的不得了,而且完全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聲音。
因為一週後才回診,那幾天就在焦慮中度過。
回診的結果,不是非常滿意,因為沒有完全恢復,不過幾乎已經消炎了,而且其實聲音的亮度有回來,聲音轉換的拿捏度也提高許多。
醫生說,看起來是沒有問題的,通常一個月後會出現不錯的效果,要我有耐心繼續維持。

轉眼兩個月過去了。
最近覺得聲音好像「有個開關被打開了」,可是說不出是什麼。
感覺聲音變好了,可是還不太穩定,沒辦法好好控制。
這天掛號的時候,發現新醫生不見了,可我原本的醫生回來了,原來幫我做完療程之後,醫生出國了,不禁產生「醫生是來拯救我才出現的」這種念頭。
這次的檢查結果,良好!醫生跟我說,基本上現在已經沒有什麼大問題了,幾乎都恢復了,剩下的就靠我自己去維持了。
四年了!整整四年!我的聲音終於回來了!我終於從地獄裡爬回來了!
我再也不想失去你了。
這四年裡我深刻體會到一件事…有好的身體才有好聲音。
感謝這四年來協助我的每位師長、朋友跟醫師。
失去,才會珍惜自己擁有的。

 

想瞭解更多聲音課開課訊息請至【衍聲說藝坊】官網http://naturalvoices.tw

創作者介紹

邱小蛙聲音玩樂窩

邱筑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