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版小蛙老師.jpg  有個學生,跟我們的課很久了。

剛開始,我對他沒有特別注意。

 

因為他很明顯的,讀稿能力很弱,情緒也沒有什麼張力,唯一可取的,就是他自己本性的情緒,輕柔。

但那種輕柔不是專業的輕柔,講難聽一點,還有些軟弱和退縮。

 

一段時間過去了,仍是同樣的問題。

讀稿能力弱、字音太短,甚至一緊張就說不出話的狀況,一而再發生。

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常會遇到這樣的狀況。

就像那天,路上遇到個推銷員,得知我的工作是聲音講師,如往常一般,一臉意外。

更如往常的問我,那麼他的聲音如何。

就跟大多數人一樣,他的發聲位置也是錯誤的,我照實說了。

他給的回應也是常聽到的質疑,「是嗎?可是我覺得我聲音不錯啊。」

這反應讓我覺得,又一個把我當成專門說人家印堂發黑會倒大霉的算命師。

的確聲音不錯,我也沒說他聲音不好聽,我是說發聲位置不對,但一般人分不出這有什麼不同。

我反問他,是否大聲或長時間說話,聲帶就會不舒服甚至啞掉,雖然感覺被我說中有點不甘心,但他還是回答了聲「是」,然後問我,正確的位置在哪。

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因為換了社團負責老師,第一學期剛開始,班上出現幾位低年級學生。

二年級的勉強還可認幾個國字,一年級連國字都還沒開始學。

 

這樣可不行。

拜託老師跟家長溝通後,一年級的同學先退選了,但二年級同學留了下來。

就如同我們一再強調的...並不是看不起低年級小孩說不了相聲,而是在大班教學中,跟著中高年級同學一起練習,他們會比較吃力...儘管我有盡可能的多費點心力幫助他們。

果不其然,第二學期開始,二年級同學幾乎沒有回來上課。

只有一個小男孩例外。

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又結束一期課程,這是第三年了。

 

想起三年前第一次接觸視障學生,開課前非常忐忑,不知道該怎麼教這群看不見的學生「配音」。

在我的既定印象裡,配音就是要看稿子啊!就是必須要閱讀。

 

實際教了一期後,發現其實並沒有這麼難。

我看到他們的學習熱忱和耐心。

摸索著鍵盤,努力操作錄音軟體,有些聽力不佳的同學,賣力地讓自己口齒更清晰...

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今天的課是我不太擅長的,我一直很不喜歡理論課。

但同事臨時沒辦法上課,就去幫忙代課。

 

由於昨晚只睡三個半小時,竟然在存好講義後,忘了將隨身碟帶出門!

要命!但是上課時間到了,只好硬著頭皮上。

 

意外地,上得很順暢。

畫了個大大的十字後,開始一個個把字填上去,邊填邊講解,邊講解邊用聲音變化作示範。

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說話其實很簡單,找對放鬆方法,就能舒服的說話。


 

連續好幾星期,都到博愛路教室報到。即時寒流低溫也出門,即時睡眠時間被壓縮,也沒遲疑過,因為如果錯過小蛙的課,會很捶心肝。

小蛙,讓我想到一位瑜珈老師。我在一家瑜珈連鎖教室上課,不一樣的時段會碰上不一樣的老師,每個老師自然都有不同的教學風格。我最常說的一句話是: "好的老師帶你上天堂,壞的老師讓你看骨科"。有些老師將該帶的動作,該下的指令都做了,但我卻不得其要領,"ㄍㄧㄣ"出來的姿勢並沒有打通我的任督二脈,反而讓我痛了好幾天。

但是這位瑜珈老師不一樣,上課時,我完全感覺到她對瑜珈教學的熱情。

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Q版小蛙老師.jpg  最近,我覺得自己對聲音有更深層的領悟。

這要感謝我一些年長的學生。
去年,我接了一個新的班,裡面的學生,幾乎比我的年紀都要大上一倍。
平時面對的,大部分是比我年輕的人,突然需要教年長學生,坦白說,剛開始我很忐忑,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心情和方式去面對他們。

沒想到,一年的課程下來,我發現自己得到的比教他們的還多。
他們教我的第一課是,耐心。
我剛開始教學的時候,其實很不喜歡教小孩,我常會覺得心煩。

邱小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